梦里花中醉

慕尔如星,愿守心一人,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

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冰秋)5

※ABO点梗

“叮铃——叮铃——”
放学的铃声准时响起,原本安静的教学楼瞬间沸腾起来,老师说过放学路上注意安全后孩子们都收起了书包三三两两的讨论一会去哪玩或者上次没讨论完的电视剧。
“洛冰河!有人找你!”
乱哄哄的教室里被喊到名字的男孩从书海里抬起头看向教室门口,一个穿着五年级校服的女孩正在门口拿着一个粉色的信封忐忑的等在那,洛冰河一看小脸刷就黑了,不情不愿的挪了出去,“你好,”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洛冰河笑了笑递上粉色的信笺,“我听说你是沈清秋的弟弟,你可以帮我把这个交给他么?”
洛冰河在脑子里过了上百遍‘哥哥说了对同学要温柔一点!反正哥哥也不会看的没什么没什么…’以后勉强提起一点笑意着对那个女孩道:“好的,我会给他的。”
女孩显然松了口气从兜里拿出几块巧克力塞到洛冰河手上,“谢谢你了小弟弟!”
女孩欢快的跑向等着她的姐妹身边被说得满脸通红,她没有回头也没看到洛冰河转脸就把她放到他手心的巧克力扔进了垃圾桶回到了自己座位上坐着看书。
几个还没走的学生看到这一幕已经见怪不怪背着书包离开了教室小声聊天,“这都多少个了,也没见洛冰河他哥给谁回信,你说这些学姐学长也不死心?”
“唉,谁说不是,再说了他哥是不是Omega还不一定呢。”
“啧,看他哥那个长相,八成是个O!”
“嗯嗯,看长相得有八成!”
两个人的说话声越来越远,洛冰河手里的铅笔咔地一声,折断了。已经折断的铅笔被扔在巧克力上,洛冰河撇了撇嘴拿出桌堂里那封粉色的信想了想,写字写的这么丑还想追哥哥!又回想了一下刚刚那个女生的长相,眼睛太小,鼻子太大,还长了青春痘,太丑了太丑太丑了,才配不上哥哥,不要!然后将那封信撕成了碎片躺在了那断成两截的铅笔上。洛冰河看着已经变成碎片的信笺想着自己又为哥哥解决了一个烂桃花然后开心的写起了作业。
又过了两个小时,高年级的放学铃响了起来,洛冰河赶紧收拾好书包奔到楼下,等到人潮渐渐散去才等到沈清秋出来,洛冰河的笑脸扬起一半在看到另一个人的时候一下子黑了下来,又是那个死乞白赖追哥哥的小混混!
沈清秋面色铁青,在看到洛冰河时才露出点笑意来,他伸手自然的准备去拿洛冰河的书包,秋剪罗一看赶紧伸手要去拿洛冰河的书包献殷勤,结果却被洛冰河巧妙的避开落在了沈清秋手里,“站很久了吗?!”沈清秋自然地伸手擦了擦洛冰河额头上细细的汗珠问道。
洛冰河见机撞开秋剪罗熟练地牵住沈清秋空着的手乖巧的答道:“没有,我刚下来的~”
秋剪罗一下子被挤到一边也还不好发作,只能眼巴巴地听着这兄弟俩东一句西一句地鬼扯还插不上话,一直走到校门口他们上了自家的车沈清秋也没理秋剪罗一句,连个再见也没说上了车把车门“啪!”地一摔就告诉司机可以出发了。
秋剪罗维持着挥手的姿势吸了一肺的尾气,等到沈家的车看不见影子才放下手脸上阴沉得吓人,“不过是个就该被人肏的Omega神气什么,等你发情期到了看爷不玩死你!”

洛冰河偷瞄着沈清秋见他脸色不好小心翼翼的抱住他的腰抬头问,“哥哥你怎么啦?”
沈清秋看着弟弟可爱的小脸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蛋,“没什么呀~”
洛冰河心里狠狠地给秋剪罗记了一帐,面上却带上了委屈的表情:“可是你看上去很不开心呀,是不是刚刚的人让你不高兴了,我去打他!”语毕还挥了挥自己的细胳膊细腿。
沈清秋一下子就被他逗笑了,揉了揉他的头道:“就你这细胳膊细腿的,能打过谁,不提他了,我们回家吃好吃的~”
[哇(σ゚∀゚)σ,宿主大大你居然说男主大大细胳膊细腿打不过他,以后的男主大大可是秒天秒地秒宇宙哒(≧∀≦)♪]
洛冰河见他不想说也没再提,“那哥哥哥哥,等你做完检查我们去游乐场玩好不好?”
被洛冰河这么一提他才想起来明天是他12岁生日,要去检查腺体了,他想起那些追他的人,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也不知道实在问谁,“所有人都说我是Omega,你说,他们追的到底是我这个还是Omega这个腺体?”
[呜呜呜(。・ˇдˇ・。)宿主大大我爱的是你这个人(;д;)你表难过啊呜呜呜]
洛冰河不安地拽紧他的衣角小声问道:“哥哥?”
“嗯?没事,我们周末就去游乐场!”
“嗯…”洛冰河也没在说话暗暗地自责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惹哥哥伤心。


当天夜里,沈清秋正坐在窗台上感时伤春房门突然响了,开门就见到端着一个小蛋糕的洛冰河站在门口,蛋糕上点着两支数字蜡烛写着12,午夜12点的钟声准时响起,在钟声中洛冰河那句“哥哥!生日快乐!”和脑海中的[宿主大大生日快乐!!我回来啦!你想我不得!(≧∀≦)♪]同时响起,那些被系统掩盖的记忆重回脑海,沈清秋在心里给这个不靠谱的系统翻了个白眼并拒绝了他。
……一点也不想蟹蟹!
[(。・ˇдˇ・。)你怎么能介样!负心汉!!]

沈清秋吃蛋糕的时候一直在脑海里跟系统干嘴架外加嫌弃自己的青春期,什么他们追的是我这个人还是Omega这个腺体?这么恶心的话我居然说得出口?!!我靠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想都是系统的错!
[明明没有!呜呜呜(;д;)你看你,明明小的时候这么可爱的!怎么一恢复记忆就这样了!]说着就放出了一段宿主大大和男主大大一起坐在地上哭的黑历史。
卧槽你停手啊啊啊!!!别放了!!
[我不我就要放QAQ]

洛冰河自然是看不到沈清秋的真实情况,所以沈清秋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在他的眼里就变成了对明天检查结果的忐忑不安,那是的洛冰河也在心里默默地祈祷明天的检查的结果不要是Omega血统就好了。


TBC


【二十年后的洛冰河想:哥哥是Omega就好了,这样我就能把你标记了谁也抢不走,于是沈清秋变成了Omega
[好好好都听男主大大的⸜(* ॑꒳ ॑* )⸝变变变]
沈老师:→_→】

关门弟子(冰秋)

※小段子

又是一年苍穹山开山收徒,沈清秋也被赶了回来,几位峰主站在山门前看着一个个刨坑的小团子,沈清秋看着无聊也没有想收徒的意思,心说那一峰的都不够洛冰河醋的再来一个就得被醋淹了。
回到竹舍一进门果不其然地看到洛冰河黑着一张脸坐在那散发低气压,不过看到沈清秋的瞬间洛冰河一下子灿烂了起来,“师尊回来了?”他向后看了看没有可疑的团子,脸上笑意更深,“师尊没收新徒弟么?”
沈清秋看了他一眼轻哼了一声,坐到主位上,洛冰河立刻送上一杯热茶,沈清秋甚是满意,“去,你把门关上。”
洛冰河有些不解,但还是乖乖关了门,“师尊有事要说?”
沈清秋放下茶杯笑着看向他,“你都是关门弟子了,我还收什么徒?”
洛冰河一听眼前一亮,抱起沈清秋就往屋里跑,“你干什么?!这是白天!!你…别……”
“‘关门弟子’,总要做些事情嘛~”
“逆…逆徒!轻……轻点……”


【关门也可以是关房门嘛嘿嘿】

【拿昨天的改图写个段子嘻嘻嘻】
沈清秋是个三线小明星,这么多年演的剧里露面最多的一个角色就是一个修真电视剧里的男三号,也是男主他早逝的师尊。名气不大不瘟不火的所以沈清秋从来没有粉丝接机,不过自从那个电视剧上线之后他有了那么几个粉丝,嗯,准确来讲是三个,一个女孩,两个男孩。
不过给沈清秋印象最深的是三个人中长得最高颜值也是最高的一个大男孩,因为沈清秋一出机场,就见到他们三个站在接机口那里,女孩和另一个男孩晃着手里举着的牌子兴奋的喊:师尊!师尊!而那个男孩则是直接举着牌子一蹦三尺高,直接喊破音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师尊!!!我爱您啊啊啊!!!”
从那一天起,那个可爱的男孩就被沈清秋记在了心里。
等到很多年以后沈清秋成了影帝窝在洛冰河怀里看新闻说哪个哪个明星居然肏粉时洛冰河却是低声一笑,手滑进沈清秋的衣服里吃着豆腐道,“师尊,别人都肏粉,你却被粉肏了,有什么感想?”
沈清秋挑眉看他,“那别人都娶粉,我想嫁粉,你怎么看?”
洛冰河的脸刷的就红了化身小狼狗扑倒了沈大影帝,“我觉得可以!”

白衣渡我(冰秋)

※刀片预警,辣鸡文笔
※梗来自基三一个剧情B站链接


洛冰河第一次见到沈清秋的时候他刚满十六岁,那天下着大雪,他混进一群山匪之中想杀人越货,就在他把刀横在其中一人的脖子上时,沈清秋踏着雪出现了,那时的他一袭白衣,撑着一把红色的油纸伞,身后还跟着一只仙鹤,闲庭信步般走进匪寨大厅。很多年后,洛冰河回想起那个画面都会想,也许那个时候,沈清秋已经走进了他心里…
可惜当时的洛冰河只以为沈清秋是个管闲事的,他一脚踢开脚下的山匪拿刀指着他说:“滚!别管闲事!”
沈清秋也不恼,将油纸伞立在门边从腰间抽出一柄折扇笑道:“不如这样,你我比试比试,三十招之内你若伤不了我就放了他们,跟我走。”
“若你输了,”洛冰河自信自己三十招之内定能伤了此人,又见他白衣胜雪一派清冷的模样就想将他拽入地狱和自己一起染上血色,他勾唇笑了笑,“你就得听我的,我让你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
也许是洛冰河的视线太过露骨,沈清秋愣了片刻有些无奈地答道:“好,依你。”

后来理所应当的,洛冰河输了,于是他跟着沈清秋踏上了漫长的旅途。
沈清秋每年都会在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落脚,为一些穷人看病或者教上不了私塾的孩子读书,沈清秋教书或者给人看病的时候洛冰河就带着沈清秋的养的那只仙鹤去河里摸鱼或者搬个小板凳坐在那看着他。偶尔遇到些不讲理的病人,洛冰河想出手打人却每次都被沈清秋拦住,每当这时洛冰河都会和他大吵一架,虽然说是吵架但是其实都是洛冰河单方面的吵,吵到最后也就是离家出走,走了一天又怕沈清秋被欺负再灰溜溜的回来。
慢慢的,洛冰河发现,沈清秋其实不是不和那些无理取闹的人计较,只不过他计较的方式不一样,却能不动手就让人心服口服。
其实杀人这种事洛冰河也不想干的,他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却被一伙强盗给毁了,疼爱他的母亲和喜欢和他斗嘴的父亲就在他面前变成了冰冷尸体,从那一天起,他的生命中就只剩下复仇二字,他虽然只有十六岁,可是手上的人命已经不少。
世人看来洛冰河已是十恶不赦的小魔头,可是在沈清秋眼中他只是个背负了太多的孩子。

洛冰河跟着沈清秋走了五年,五年里他的心越来越平静,慢慢的,洛冰河觉得他似乎也能找到从前的自己了。这五年洛冰河最做的就是喜欢拉着沈清秋切磋武艺,沈清秋答应他切磋中若是他能将他手中的折扇击落便满足他一个要求。
洛冰河第一次击落沈清秋的折扇时要沈清秋给自己买了一串糖葫芦,他已经很久没吃到糖葫芦了,上一次吃大概还是他父母在世的时候,那时他们还牵着他的手带着他逛夜市游花灯,而今却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沈清秋轻叹一声揉了揉他的头,从那以后没到一个地方,如果街上有卖糖葫芦的,沈清秋都会给他买一串,洛冰河看着沈清秋纤尘不染的白衣,心想,还是有人陪着他的…
后来洛冰河的武艺越来越精进,沈清秋越来越不是他的对手,他能满足心愿的次数越来越多,从要求沈清秋牵手逛街到让他亲吻自己的脸颊、额头、嘴唇,洛冰河占起沈清秋的便宜越来越得心应手,每次沈清秋都没有拒绝,他也就越来越得寸进尺,直到有一天,洛冰河打落他手中的剑后,他对他说:我想与你春风一度。
洛冰河本以为他会拒绝会愤怒地拂袖而去,可是他并没有,那夜的月光下,沈清秋红了耳根轻声道:“好。”

那天夜里洛冰河凝视着沈清秋的睡颜,手指轻轻的摩挲他眼尾尚未消散的艳红想了很多,‘我们可以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一起隐居,或者你想继续游历中原我也陪你去,对了,我们还要找一个地方成亲,我想要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
洛冰河满心欢喜的睡去,第二天清晨迎接他的却是空荡的内力,洛冰河愤怒地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沈清秋只摇了摇头没做解释。
那天洛冰河又一次离家出走了,可是这次他回来时,沈清秋也不见了,他这次彻底懵了,身子一软跪在空荡的院子里茫然自语,“连你也不要我了吗?你若是不想为什么不告诉我?”

洛冰河没了内力,就留在那个镇上等沈清秋回来,这一等就是三年,他把他们落脚的宅子改成了酒楼,酒楼里总会来些江湖人,洛冰河没了内力也开始学着像沈清秋那样化解矛盾,可是他却始终都没有回来。
直到有一天,洛冰河在院子里看到了沈清秋养的仙鹤,他颤抖着解下它腿上的信一目十行的看完,却失望的发现在信上他只说了并没有真的废了他的武功,并且附了一处地址告诉他仙鹤会带他找到让他恢复内力的秘籍。
既然他想让自己恢复内力,那他自然也会如他所愿。他跟着仙鹤找到了秘籍恢复了内力,本想着仙鹤回去找沈清秋的时候他跟着它去,却没想到那仙鹤却一直跟着他哪也不去,洛冰河无奈同时也茫然起来,天大地大,他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
最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顺便祭拜父母,却在打扫家里时查到了杀害他父母的幕后真凶,他拿起剑毅然决然地又走上了复仇路。
一人一鹤跋山涉水来到了白露山,洛冰河问山下的人幻花宫怎么走,村民却惊异地看向他:“幻花宫在三年前老宫主被杀以后就没人了,你不知道吗?”
洛冰河心中震惊追问道:“您可知道是谁干的?”
那村民想了片刻,“记得逃下山的弟子说是一个白衣人,至于是谁他也没说。”
幻花宫,白衣人,三年前…
洛冰河整个人都僵住了,他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不可能是沈清秋,他怎么会杀人,不可能,不可能!!
然而他所有的自欺欺人都在被仙鹤带到沈清秋长眠之地时土崩瓦解,他还是当年的模样,一身白衣,嘴角含笑,仿佛下一秒就会睁开眼笑着对自己说话,只是他胸口处的血却在时时刻刻提醒洛冰河,他再也醒不过来了。仙鹤在看到沈清秋的尸体后长鸣一声也倒地不起。洛冰河想起很久以前,他曾问过沈清秋:“你说你是来渡我的,那要是我一定要杀人呢?”
“那我便替你背了那罪孽。”
“切,怎么背?替我杀人么?”
“是。”
“我才不信。”


昆仑山上大雪弥漫,北风呼啸,似乎夹杂着隐忍的哭声。
这次,他又是一个人了…


End


【后来,我活成你的样子,你却已经不在了】

几只有毒的写手建的冰秋群,冰秋only,喜欢冰秋的小伙伴可以来玩呀,一起分享脑洞一起吹比一起开动车,群号:580428439 ​​​

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冰秋)4

※ABO点梗
※下回沈老师的系统要醒啦,沈老师要面对黑历史啦

慢慢的,洛冰河已经融入到了这个新家庭里。
大哥岳清源随父姓,已经12岁了检测是Alpha血统,二哥也就是沈清秋随母姓今年6岁,过一阵子就要去上小学了,刚出生时初步检测没有腺体,再来就是洛冰河了,岳父沈母在听孤儿院说洛冰河的姓是他被捡到时襁褓上留下的所以也没有让他跟着他们家的姓,在孤儿院的身体报告和沈清秋一样,也是没检测出腺体。
不过因为岳父沈母是双Beta所以他们也并不看重Alpha和Omega血统,对每一个孩子都一视同仁。

一转眼洛冰河已经来新家三周了,现在他也有了自己的房间,就在沈清秋隔壁。
这天夜里,传来一阵敲门声,穿着小黄鸡睡衣的洛冰河开门就见到穿着小熊睡衣兔子拖鞋的沈清秋一脸严肃地拿着一杯牛奶神秘兮兮地和洛冰河胡说八道:“我跟你讲哦,多喝牛奶可以长高高!哥哥已经够高了,所以我的牛奶给你喝!”
要知道牛奶以前在孤儿院可是稀罕物,一周才能喝一次,来到新家后每天睡觉之前都有牛奶喝对洛冰河来说简直太幸福了,他吞了一下口水尽量表现得不那么渴望,“可是…可是妈妈说每个人都要喝一杯啊。”
沈清秋做出一个嘘声的手势小声道:“没关系的,我们不告诉她!”
洛冰河又做了一会心理斗争觉得还是不好,“还是算了吧,哥哥喝吧。”
沈清秋简直要哭了,牛奶对他来说简直太恐怖了,那个奶腥味,第二天早上刷牙都弥漫在口腔!恐怖!明明弟弟很喜欢喝,不行,一定要送出去!
洛冰河见他皱着眉头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有点顿悟了,“哥哥是不喜欢么?”
“对!不喜欢!”沈清秋爽快承认。
“那我替哥哥喝了吧。”
“嗯嗯!”
后来沈清秋的那杯牛奶都是洛冰河解决以至于很多年以后沈清秋看着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洛冰河都悔不该当初:‘早知道就应该多喝牛奶的!!’
当然后来他喝到了另一种‘牛奶’这件事就暂且不提。


又过了几个月沈清秋该去上小学了,洛冰河也被安排去了幼儿园,然而对于洛冰河来说,跟沈清秋分开简直就是灾难!
沈清秋上小学和洛冰河去幼儿园是同一天,沈清秋上学比他早,洛冰河看着背着小书包要去上学了的沈清秋小嘴一撇就要哭,看得沈清秋心疼死了又是抱抱又是轻轻的再三保证放学去幼儿园接他他才勉强放人。

好不容易等到了放学,洛冰河就迫不及待的跑了出去,他远远的就看到了沈清秋的身影一边跑嘴里一边不停地嚷着:“哥哥!哥哥!”
他跑的太专注也没看路,踢到了一块石头一下子扑倒在地,洛冰河摔得懵了一下,本来想自己爬起来的,结果余光见到沈清秋一脸紧张地朝自己跑了过来索性坐地上对着他开始嚎,“清秋哥哥,我好痛啊!呜呜呜!我是不是要死了!”
沈清秋心疼的把他抱起来,吹着膝盖上的伤口:“不哭不哭,不会死的!哥哥给呼呼就不痛了,呼呼~”
洛冰河抱着沈清秋不撒手一个劲的哭,专注地嚎,嚎得自己小脸通红仿佛以前嫌弃那些干嚎的小鬼的不是他本人一样。
沈清秋也紧张的很,看洛冰河一个劲哭也不听顿时没了主心骨,他四处看了看找到了刚刚把洛冰河绊倒的石头使劲踩:“不哭啦不哭啦,哥哥给你打这个石头,坏石头!绊我弟弟,打死你!”
沈清秋伸着小腿踩着地上的石头,仿佛以前嫌弃踢石头的熊家长的不是他本人一样。

520看得一脸懵逼(´⊙ω⊙`)[哇哦,你们人类真的好难懂哦!]

等到两个人回家把沈母吓了一跳,上午出去时两个人都干干净净的,晚上回来就变成了两个小泥猴,本来担心他们遇到坏人了结果问清了前因后果顿时哭笑不得,原来是冰河摔倒了清秋没哄好结果也跟着哭了。
沈母好笑地摸摸两个人的头让他们赶紧去洗个澡吃晚饭,看着拉着沈清秋的手一直撒娇的洛冰河,沈母心里欣慰极了,从前洛冰河太过懂事一点也不像个孩子,如今终于有个孩子样了,会撒娇会哭会闹也很好。


TBC
【冰妹:我以前哭闹也没人管,现在哥哥管我自然要好好表现一下!哥哥!我摔倒了!要你亲亲抱抱给肏才能起来!
沈老师:呵呵,你死在那吧!】

你是家养小精灵嘛?(*ฅ́˘ฅ̀*)♡

共婵娟(冰秋)

※中秋胡说八道贺文(;д;)
※时间为沈老师在那边自然死亡后回到现实世界
※嫦娥妹妹出没
※私设沈老师现实世界是会画画的宅男



“三哥还在那画画么?”
“是啊…”
“大哥你去劝劝他啊,他不能总这样啊!”
“我和老二都劝了,他不听啊。”
“到底怎么回事啊,自从他抢救回来了就一直这样,怎么办啊!”
“你们看过他画什么么?”
“我…我偷偷看过…”
“是什么?”
“画的好像都是一个人…可是都没画脸…”

沈垣画完最后一笔,看着纸上依旧没有五官的人猛的合上了画本,揉了揉太阳穴,‘又是他!他是谁!为什么画不出脸来?!’
沈垣的新画本里画的都是一个人,或站或坐嬉笑怒骂,有正脸也有侧脸,可是都一样的画不出那个人的面孔,在脑子里也是模糊一片。
开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路,沈家大哥走了进来拍了拍他的肩道:“阿垣,今天是中秋,晚点爸妈坐飞机回来,”他顿了顿神情有些犹豫,“你…要不要出去走走?”
沈垣偏偏头就见二哥和小妹趴在门口偷听,看来他们是看自己出院以来一直都待在家里画画担心自己,他点点头道:“好,我去公园转转。”
沈家大哥见状悄悄松了一口气,“外面有点冷,你多穿点。”
“嗯。”
半个小时之后沈垣背上包带着自己的画本走出了家门,沈小妹看着他的背影担忧道:“那个女的说的行得通么?”
“死马当活马医吧,唉…”

因是中秋,出来玩的人也不少,公园的后山有一处风景秀美小树林因为离公园几处大门太远所以基本没什么人去,沈垣看着密密麻麻的人群揉了揉眉心转身往后山走去。
果然后山那里只有零零散散几个游客在拍照,其中小情侣占了三分之一。
这时沈垣看到一个小女孩一直在拦路人,可是却没有人停下来于是上前问道,“小姑娘,你怎么了?迷路了吗?”
小女孩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可怜道:“我的兔子丢了,你能帮我找一找么?”
不知怎么的,沈垣看到这一双泪眼脑子里迅速地闪过一些画面,可惜太快了让人抓不住…
“大哥哥?”小女孩拽着他的衣角担忧地看着他,“你怎么了?”
“没什么,你的兔子长什么样?是在哪里丢的?”
“嗯…白色的,红眼睛,就是在这里丢的,它跑进了树林里。”
这小树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找一只兔子也挺费劲,他又问,“那它往哪个方向跑的你还记得吗?”
小女孩想了想指向凉亭,“那边!”
找的过程很是不费力,那小白团子就在凉亭旁边的一棵树下吭哧吭哧地吃草,沈垣怀疑这个小女孩根本没找,然而看到她欣喜地抱住兔子又亲又抱的他也觉得无所谓了。
两个人坐在凉亭里聊天,小女孩抱着兔子两条腿一晃一晃地歪头问沈垣:“哥哥哥哥,你觉得月亮上有嫦娥嘛?”
沈垣失笑,心说果然是小孩子心性自己还是不要打破她的幻想了:“应该是有的吧。”
小女孩顺着兔子的毛又问道:“那你说,嫦娥她会后悔留下自己的爱人离开吗?”
留下自己的爱人离开…沈垣头痛欲裂,脑海里似乎有一个绝望的声音,“别走!师尊你不要丢下我,我求你,求你!!”
沈垣无意识的抱住头,“我不走,我不想走!”
小女孩看着沈垣痛苦的样子面上露出一丝不忍伸出手放在他的头顶,沈垣感觉到一丝温暖的气息渐渐缓解了他的痛苦,可是他的视线也越来越模糊,眼中小女孩的身影不断拉长,最后变成一个白衣广袖怀里抱着白兔的仙子,她说:“你是第一个帮我的人,我会还你一样东西…”
沈垣再睁开眼时凉亭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刚刚的一切仿佛都是一场荒诞的梦,可是手里的玉兔挂坠又在提醒他那不是梦。他紧了紧手中的挂坠决定去她所说的地方去看一看。

小女孩,或者说是嫦娥提到的地方是城里有名的艺术广场,有的人坐在台阶上弹吉他,有的人架起画板写生,还有些老人拿着沾了水的毛笔在地砖上写字,沈垣也不是第一次来了,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偶尔也回来这边写生,后来越来越宅笔也很少拿起来了就没在来过,这次来了不禁生了写感慨索性也找了一处没人的地方坐下来画画。
沈垣画得认真,突然画纸上投下一片阴影,有一个人站在了他面前,他下意识地抬头却看到那人挂在腰带侧的玉兔挂坠,再往上看,那人的面孔和梦中模糊的记忆瞬间清晰又再次模糊。
“师尊,我找你好久了。”
“冰河…”

“叮咚——”
沈小妹一下子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奔向门口,“三哥回来了?!”
“三——??!!!”沈小妹一开门画说一半就被吓回去了,门外不光是沈垣还有一个陌生男子,最重要的是!陌生男子太帅了!最最重要的是!陌生男子还牵着三哥的手!!啊啊啊啊啊啊啊!!!脑补三百万字!“哥,这是…?”嫂子嘛(≧∀≦)♪
“我…嗯…就是你想那样…”

当天夜里洛冰河靠着优秀的厨艺赢得了沈家的认可,夜里两个人坐在阁楼上裹着一张毯子看月亮,沈垣主动握住了洛冰河的手靠在他的肩上。
从前说的永远陪你过节总算是做到了。
两个人挂在腰上的玉兔挂坠碰在一起仿佛亲吻一般。

又是一年中秋月,依旧是促膝携手,对影成双,人长久,共婵娟。


End